w3ctech

Tim Berners-Lee:为了避免Web 武器化,就必须规范科技公司的行为

万维网的发明者 Tim Berners-Lee 爵士警告说,权利过度的集中在少数公司手里,(这样会导致一个问题的产生)——“这些公司会控制舆论的走向”(controlling which ideas are shared)。

Tim Berners-Lee: ‘What was once a rich selection of blogs and websites has been compressed under the powerful weight of a few dominant platforms.’ Photograph: Charles Krupa/AP

Tim Berners-Lee 爵士(万维网的发明者)指出,对大型科技公司进行(一定的)约束,是能够阻止 web “大规模地成为一些人的武器的”(weaponised at scale)。

Berners-Lee 在庆祝 Web 29周年的公开信中提到:“近些年来,我们发现,社交媒体平台出现阴谋论的现象,正演变成一种趋势,(另外,大量存在的)Twitter 以及 Facebook 账户马甲就已经使公众的神经变得异常紧张,(那就更别提),外部势力干预国内选举,犯罪分子偷取个人的资料信息等这些事情啦。”

上述问题所造成的影响,将会被不断扩大。为啥呢?这是因为,权利过度的集中在这些少数平台手里,这其中也包括Facebook、Google以及Twitter,(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平台到底有哪些权利呢?总的来说),就是能够控制舆论的走向,比如控制用户的哪些观点是可以在该平台分享传播以及控制用户的哪些想法是可以对该平台的用户开放”。

一位 62 岁的 英国计算机科学家说:“在这些主流平台的权重规则下,(你看看),之前的一大批博客和网站(现在)都被祸害成(compressed)啥样。”

他提到,这些线上 gatekeepers 会通过收购小型竞争对手的方式来巩固自己的权威,除此之外,他们还会去购买新型创新技术的版权,然后还会去招这个行业内的顶尖人才。这样的话,竞争对手跟自己竞争的难度也就增加啦。

Google 现在已经占据全球在线搜索 87% 的市场份额。Facebook 的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 22 亿,这比 MySpace 的月活跃用户峰值的20倍还要多。与此同时,这两个公司(包括它们的子公司 Instagram 以及 YouTube)承包了超过 全球 6 成的广告开销

虽说这些公司都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开始努力解决这些问题。例如,研发系统来解决虚假新闻问题机器人问题以及影响力等问题。不过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奔着谋取最大化利益去的,而不是奔着谋求社会福利最大化去的”。

他提到,“一个合法的规章制度,是会把那些能够缓解社会紧张局面的社会发展目标给考虑进去的。”

他认为,要让技术部门的奖励措施符合用户以及整个社会,需要去调研那些来自各行各业的群体,例如企业的员工、政府的工作人员、公民、学术界以及艺术界的人。

Berners-Lee 告诫大家:人生有“两大谎言”,(尤其是)在面临 web 问题,并且需要寻求解决之道的时候,我们的想象力往往会受限。一个谎言是广告是互联网公司仅有的商业模式,另外一个谎言是平台的运转方式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在这两点上,我们更需要点创造力。

Berners-Lee 说,我们想看到的是, web 不但能够承载我们内心的寄托,而且还能够帮我们实现梦想。相反,web 可能不但会放大我们内心深处的恐惧,而且还会诱发矛盾的升级。

这封公开信恰逢一个具有重要里程碑意义的事情出现:2018年是全世界有超过一半的人都在上网的首年。

(虽说全世界有超过一半的人都在上网),不过这仍然存在一个无法逾越的“数字鸿沟”,而且这些“数字鸿沟”还会加剧了现有的不平等现象:如果你是一位女性,没钱,生活在农村或者一个低收入的国家,那么你很有可能不会上网。

Berners-Lee 说:“现如今,不会上网是会错失很多机会,例如学习的机会、挣钱的机会、享受服务以及在民主会议上参与辩论的机会”。假设我们不想办法缩小这个差异,那么到2042年,这些十亿人将会失去与外界接触的机会,这就是整个一代人被世界所遗忘的真实写照。

两年前,联合国声称能够触网是一个人最基本的权利,就如同水、住所、食物以及电。然而,在很多地方,能够上网是一件很奢侈的一件事情,为啥酱紫说呢?举个🌰,在 Malawi,安装1 GB 的移动带宽所带来的开销,就已经超过了 2 成的月平均工资。在 Zimbabwe,几乎接近 4.5 成的月平均工资。

在公开信公开的前一年, Berners-Lee 就已经开始在呼吁,加强对线上的那些广告(指的是带有政治性质)的监管,当然他所提出的观点,被别人说成“是一种很不道德的手段”。

从那时起,Facebook 、Twitter 以及谷歌的代表都会抢着在国会前头来回答问题。这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的平台被俄罗斯人用一些操作从而来影响2016年总统大选的工具。

它们三家都承认,俄罗斯政府部门曾在它们的网站上投放广告,并且尝试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影响选举结果。具体做法是酱紫的,首先,俄罗人会冒充美国人在 Facebook 上购买广告位,然后投放那些有关于一些州(指的是对于选谁都摇摆不定的州)的选举情况。另外,在 YouTube 以及 Google 的广告业务上,他们也会花上数以万计的美元,以此来达到传播虚假信息的目的。在 Twitter 上,他们使用成堆的假人来帮忙传播虚假新闻。

这三家公司已经宣布,他们将会采取措施来提高信息的透明度,比如让公众知道是谁在他们的平台购买那些用于政治用途的广告位以及让公众知道他们传播的消息有哪些。

Berners-Lee 始终坚持认为:(他发明的)万维网不但能够反映出人性的善与恶,而且还能反映出人性最丑陋的一面。然而,他希望能够搭建“开放平台”(所有的人都能够分享信息,收获机会以及能够跨地域合作)的愿景却遭到不小的挑战,这是因为现在的 web 已经变得越来越集中化啦。

在去年的11月份,他告诉卫报,“我现在仍然很乐观,(但是你能够想象),当一个乐观的人站在山顶上,要遭受来自别人无耻的谩骂,仍然能够拥有一颗强大的内心”(I’m still an optimist, but an optimist standing at the top of the hill with a nasty storm blowing in my face, hanging on to a fence)。所以我们不得不咬紧牙关(grit our teeth)以及强大自己的内心(hang on to the fence),而不是理所当然地认为,“网络,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w3ctech微信

扫码关注w3ctech微信公众号

共收到0条回复